貓的傲慢與偏見

關於部落格
愛貓人與貓的生活瑣事,純屬傲慢與偏見
  • 68697

    累積人氣

  • 9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弱勢族群的教育和醫療

繼續發表『作業』的內容,最近真的沒寫啥好東西,給大家看看我在課堂上發表啥謬論吧。穿山甲人的遭遇,如今讀來仍讓人鼻酸。當然,民國七十年前後,要求馬來西亞做到很好的社會照護是很難的,即便現在也是。柏楊先生看到的是人文關懷的一面,但是這些社會底層的悲劇,在21世紀的台灣,依舊在你我之間層出不窮。 
這個社會上總會有所謂的弱勢族群。在號稱民主自由的美國,現在叫黑鬼會被抓到牢裡。但是扣掉口頭和字面上的尊重,我們用一些數據來看美國弱勢族群的處境:根據Landry1987年的研究,黑人中產階級約佔美國所有黑人總數大概20%,但中產階級佔美國總人口35%~45%。若同時比較相同社會階級的黑人與白人,則後者有較高的收入與較好的生活品質。 
上面說的,已經是比較致力於消彌族群間不平等和族群差異的美國了。我們都知道在民主國家裡面,最有效改善族群差異的辦法,還是要透過教育。一般來說,教育程度越高,取高社會地位的機會也越高。雖然美國還是在社區和學校會有種族隔離的傾向,也就是會有黑人學校和白人學校,但是法律上這是禁止的,只是民眾自發性的分流。不過,至少黑人的小孩,如果願意的話,還是可以自由的在附近社區初等、中等教育機構裡面學習,甚至某些高等學校也會設立的黑人居住的區域內(某些社區學院)。
 反觀台灣,在很久以前(蔣介石還在的時候),山胞還沒改叫做原住民的時候,起碼在各山地部落,政府還是拿錢出來辦國中小的分校。每年師鐸獎也少不了幾位優秀教師,是自願長期在深山服務。一位已經過世的長輩在桃山國小(清泉溫泉旁邊的小學)服務到退休,他到附近雜貨店買點小東西,人家還不肯收他錢。 
父親在竹縣擔任督學時,視察新光國小(在尖石),騎機車騎到沒有路了,部落會派人來接父親,用走的還要走上八小時才能抵達。在台灣還在很艱困的情況下,我們依舊保留了15%的教育預算,即便是很偏遠的山區,政府也盡力設立學校,為得就是教育,只有教育才是台灣的希望,只有教育才能讓弱勢族群保留希望的火種。
 後來經濟開始起飛了,我們的教育預算15%被悄悄的取消了。這幾年,台灣似乎沒這麼好了,我們要開始共體時艱,因此政府開始裁撤人數在100人以下的中小學。政府振振有詞的表示,政府可以出錢讓學童通勤或者住宿。而大家都知道,孩童時期和青春期前期,家庭和學校的重要性,這不是只有念到書就好。為了政府的義務教育,這些弱勢族群的孩子被迫從小離鄉背井,缺乏親情關懷對孩子成長會有什麼影響,太多專家學者都做過研究了,不是嗎? 
幫助弱勢族群的另一種方式是醫療照護。目前的政府政策,不管你是什麼人,只要你是中華民國國民,你就要交健保費。但是,反而是越偏遠的地區,所能分享到的醫療資源越少,醫師遠比老師貴多了,學校都要關門了,何況是醫院。政府也許會說,我們有海鷗直昇機,危急狀況可以提供緊急救護。活在城市的我們,打個噴嚏就可以很方便的找醫生看看是不是單純感冒,萬一是更嚴重的如支氣管炎,肺炎,癌症前期等等……偏遠的弱勢同胞哩?感冒可以叫直昇機到平地看看會不會惡化嗎?非要人整個病倒了,直昇機才會出動吧。所以,除了刻板印象中原住民朋友喜歡小米酒+阿比之外,醫療資源的匱乏,也是造成弱勢族群壽命平均比較短的原因。 
其他弱勢族群所缺乏的,諸如媒體近用,網路近用等等。從國民黨到民進黨,沒有一個政府真心關懷到社會上相對較弱勢的族群。貧富差距的不斷拉大,不就是這些政策上的使然?別說偏遠地區了,一碗湯麵的故事、食物用吊的給妹妹吃的故事、邱小妹妹的故事,這些故事發生的地方都不遠,都只是在都市的角落裡。
 以目前來說,台灣大規模默默的照顧社會上弱勢族群的力量有兩種:教會和慈濟功德會。雖然不足,但好歹是民間力量的自省。 我希望我們的朝野政黨,少花一點時間在藍綠口水戰,少好大喜功去蓋蚊子館,甚至捷運少蓋兩條都好,不要高鐵也無妨;花一點心思,投一點預算到這社會上真正弱勢族群裡。其實飢餓三十之類的活動,在我看來是不切實際的,自私一點想,優先去關懷在我們這片土地上不幸的人們吧。穿山甲人的不幸遭遇,其實在台灣這個社會上一樣令人同情的,還有很多,很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