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的傲慢與偏見

關於部落格
愛貓人與貓的生活瑣事,純屬傲慢與偏見
  • 694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媒體墮落的不得不然

新聞傳播內容商業取向化,不僅在台灣已成趨勢,觀諸歐美權威媒體:New York Times, Washington Post ….亦不難察覺向商業靠攏的斧鑿之痕。除標題及編輯方式也逐漸迎合大眾口味;記者編制因成本因素縮減,與『質報』所標榜的新聞品質,很難令人相信會完全不相抵觸。 
由此看來,目前台灣新聞學界的熱門話題:『中時、聯合、自由的蘋果化』、『新聞台主播明星化、藝人化』,都有其不得不然。非關記者、主播操守、道德或學養不足,或曰媒體人無視新聞良知與新聞專業問題。 
試想,哪一位受過完整學院洗禮的記者不知何謂新聞倫理、媒體規範?高坐堂上的媒體高層又有哪一位不是從被迫製造新聞垃圾的無奈小記者做起?或有人云:目前整個新聞界是個集體共犯結構,所有新聞人無一倖免的加入背棄靈魂的隊伍(大部分媒改網站,或多或少都有這樣的論調)。以一位新聞後進的淺見,竊以為這些都是正確的不得不然。 由傳播理論來看,大眾傳播的Feeback,最直接而有效的方式就是閱聽率。
閱聽率在商業利益上的好處姑且不論,最直接的意義就是:有多少人在看這個Message(或說是Program)。新聞人劉旭峰在其近作-『收視率萬歲』一書中坦白承認,『明星的緋聞八卦就是收視率的保證』(P.38)。當然,劉兄尚有老派新聞人風骨,認為這樣的現象並非正道,但卻未探討這個現象的結構性問題。
 這個現象的結構性問題在哪裡?其一是時代的變革,其二是科技的進步(尤其是網路的崛起)。 
坊間大部分新聞學原理的讀本,在新聞規範或者新聞倫理的章節中,總是可以讀到新聞前輩教化牧民的理想。色腥羶,本來只能滿足感官的刺激,並不會對這個社會有任何教化的功能;看到為非作歹的奸人終落法網,我想大概不會有人開始自省,絕對不要作奸犯科吧。
 時代的變革,人民知識水準提高了,科學進步了。高等教育普及了,甚至現代人擁有自己私人的時間變少了。上述因素造成民眾對於媒體在功能上的定義不斷在改變,諸如廣電普及後,報紙定位的改變;電視普及造成廣播的改變。因此,現代人依賴傳統新聞媒體(報紙、廣播、電視),取得知識和新聞,抑或是取得娛樂的比例正一面倒的傾斜;打開新聞台,未必打算獲得新知、新聞,Kill Time、取得社交(八卦)資訊的比重,我相信在年輕族群間,後者的比例要遠高於前者。
 而我們的傳統新聞媒體工作者,其實只是在忠誠的滿足閱聽人的需求。在我們眼中不堪,其實只是我們長久以來奉行的媒體信條,趕不上時代的脈動罷了。 任何變動都有其蛛絲馬跡。早在報禁解除之後,雜誌類的管制隨之解除後,大量分眾雜誌出現,報紙上的『科技新知』之類的報導減少,副刊的比重也逐漸降低,民眾不需要透過報紙才能獲得Serious Knowledge,不知不覺中,其實報業已經開始轉變。有線電視崛起後,看連續劇?24小時播給你;看電影?24小時無間斷播出;Discovery、ESPN甚至佛光大愛,一步一步抽離傳統綜合電視台所能扮演的角色。到最後,傳統綜合電視的靈魂-『新聞』也被抽離,新聞台開始運作,電視從此正式轉型成大眾化的分眾媒體。
 然而,網際網路的崛起,卻也把新聞台,甚至新聞相關媒體徹底顛覆。
 網際網路最根本的元素就是:Hyper Link(超連結),而內容是以Hyper Text(超文本)的方式呈現。追求新聞的深度廣度?網際網路的特質讓閱聽人手握滑鼠看遍天下所有平面新聞媒體的報導(平面媒體全面的網路化,某個層面來說是個不得不的集體自殺)。追求新聞的時效?24小時的及時更新,嚴重威脅到傳統新聞媒體,新聞台自傲的SNG連線是目前僅有的利器,待網路頻寬問題得到解決之後,網路網路也是坐享新聞台奉上Contet自殺。 
當民眾已經不需要傳統新聞媒體提供新聞學定義中的新聞後,傳統新聞媒體選擇轉型成為『娛樂媒體』,畢竟這是目前傳統新聞媒體持有優勢的部分:比較不花大腦,操作容易;相對於電腦需要留意防毒,版本升級,操作介面麻煩。此刻,傳統新聞媒體不過是在媒體定義轉型後,發揮既有的特色,殺出一條生路罷了。 
微觀而論,新聞媒體逼死老師,固然是值得譴責的案例。但是從巨觀的角度而言,新聞媒體娛樂化是長期不能逆的趨勢,除非又有某一項新科技的崛起改變了目前媒體生態。否則該換的是傳播教科書所書寫的角度,而不是目前辛苦的新聞從業人員的腦袋,他們只是很忠實的跟隨閱聽人的需求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罷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